“好好享受今夜吧!”

 豪华的大床上,男人紧紧锢住怀中娇小的女人,目光冰冷地吐出这句话。

 他们的身体合二为一,缠绵不已,两颗心却遥远的如银河两端。

 苏欢喜浑身如坠冰窖,没想到只是一趟普通的出差,刚走进公司订好的酒店,房间里竟然有人等候多时!而苏欢喜还没转身,就被他粗暴地扔在了床上。

 原来公司的新老板竟然是他,湛天仰竟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。而苏欢喜就这样毫不知情地踏入了陷阱,送上门任他羞辱!

 伴随着床榻剧烈的晃动,湛天仰一边毫不留情地刺穿苏欢喜的身体,一边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出最最冰冷的语言。

 “呵,破处了,是不是很开心?我亲爱的弟媳!”

 苏欢喜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嘴唇哆嗦。

 “你,你说什么!”

 湛天仰极为快意地发泄着两年前被苏欢喜背叛的怒火:“你的好未婚夫难道就没说过,他有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哥哥吗?”

 身体传来绵延不绝的疼痛,苏欢喜的心也随之坠入了无边的噩梦中。

 如果她知道湛天仰是湛云章的哥哥,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跟湛云章订婚!

 湛天仰狠狠撞击一番后终于发泄了出来,痛快地翻身下床,点上一支烟,眼神鄙夷地落在了苏欢喜赤裸的身体上。

 “没想到订婚一年还是个雏儿,我的好弟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怎么满足不了你呢。”

 苏欢喜被他那鄙视的眼神狠狠刺伤,不顾下身的疼痛抓起衣服胡乱地穿上。动作慌乱,衣不蔽体的模样竟然格外能激发男人心底的兽欲。

 湛天仰俯下身,对着苏欢喜吐出一口烟:“穿什么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勾引我的招数。”

 湛天仰将烟蒂随意扔在了烟灰缸中,不顾苏欢喜的强烈反抗,再次将她压在了身下,纤细羸弱的手腕湛天仰只用一只手就轻松捏住。

 苏欢喜被迫仰起头,怒喊道:“若让人知道你强暴弟媳,你会被千夫所指!”

 “是你勾引我的。”湛天仰右手按住她的有些红肿的唇上,眼神如蛇一般细细舔舐苏欢喜的肌肤。

 苏欢喜被他的目光打量地一阵寒战,闻言气道:“无耻!”

 湛天仰笑了,仿佛笑她的天真:“你猜我说你勾引我,还强暴我,会不会有人怀疑?”

 空气中弥漫着石楠花的味道,苏欢喜强撑的倔强再也支撑不下去,浑身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。像是一个被人肆意糟蹋过的玩偶,伤痕累累,肮脏不堪。

 是啊,谁会相信她呢?

 作为商界天骄,湛天仰的话就是真相!

 “呵呵呵。”苏欢喜脸上满是泪水,低低地笑起来。

 为什么还不放过她!当年他放弃了她,毫不在乎她的生死,如今又百般羞辱!

 “你笑什么!”湛天仰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右手毫不留情地又一次撕开她的衣服,又一次刺穿了苏欢喜的身体。

 苏欢喜浑身一僵,悲哀地闭上了眼睛,只是眼泪不甘地流入了发间。

 湛天仰脸上露出残忍地冷笑:“为什么不睁开眼看你放浪淫荡的样子!看看你是怎么迎接我,你的身体是怎么快乐的,苏欢喜,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对你?”

 今夜,她还是第一次听见他喊了她的名字,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冰冷怨毒。

 曾经他的唇齿间念出她的名字是那么温柔缠绵,令人心醉。

 苏欢喜渐渐感觉不到疼痛,心如死灰失去了挣扎的力气,任由湛天仰肆意妄为。

 她微微侧头,看到窗外满天星辰,夜风吹进来,苏欢喜感到一丝彻骨的凉意。身心俱疲的她就在这冰凉的寒夜中晕了过去。

 不知道多久,苏欢喜被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惊醒。她猛然坐起身,从床边拿过手机,是湛云章的短信。

 “欢喜,出差照顾好自己,我等你回来。”

鲜花
100书币
掌声
388书币
钻戒
588书币
游轮
888书币

精品书库

更多»

排行榜

更多»
外卖小哥的天才老婆们
[都市]
“他娘的,爱吃吃不吃拉倒,老子还怕你这一个差评不成?” “嗯?钱不想要了?病也不治了?” “……老姐,我这就给您送来!” 苦命的外卖小哥撞见刁蛮女总裁,为了五百元奖金四处奔波,却不料从此踏上一条桃花路……